1/5
 

赵赵

出生于1982年,中国新疆

 

赵赵在2003年获得新疆艺术学院美术系学士学位,其后前往北京电影学院进修。 作为80后当代中国关键艺术家之一,热衷于利用各种艺术媒介对现实及其意识形态传统惯例提出挑战,强调个体的自由意志,表达不守成规与无政府主义的态度。

 

赵赵近年重要个展包括: 《绿色》,松美术馆,北京,2019;个人项目《弥留 – 香港巴塞尔艺聚空间》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,香港,2019;《中国塔克拉玛干项目 - 香港巴塞尔》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,香港,2017。 近年重要群展有《一个红色时代的童话:来自白兔收藏作品》,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,澳大利亚,2019;《街巷:世界诞生之所》,罗马21世纪国家艺术博物馆(MAXXI),罗马,意大利,2018;《岛屿,星座和加拉帕戈斯》, 第六届横滨三年展,横滨,2017;《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 2016》,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,北京,2017;《后感性: 恐惧与意志》,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,北京,2016;《今天重做》,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,上海,2016;《灵魂》 ,米兰当代美术馆,米兰,2015;《零容忍》,MoMA PS1,纽约,2014

 

赵赵具挑衅性及丰富的艺术实践获得国际间的关注及重视,在中国,北美和欧洲的展览广受好评,赵赵被视作国际新锐艺术家。 赵赵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为全球最值得关注的25位艺术家之一,2017年获得了第十一届「AAC 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」, 2019年获得第十三届「AAC 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大奖」。

ZZ-portrait-748x1024_edited.jpg
 
 
 

当代唐人艺术中心

2019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

艺聚空间

松美术馆即将恢复展览“绿色”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。其中《玉璧星空》是《星空》系列的延续。在《星空》中,由于子弹的冲击而形成的中心是一片虚空的黑色,而在这件装置作品里,冲突再次被放大,加进了中国玉璧这个礼器的元素。玉璧是一种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状圆形玉器。玉璧最早产生于距今约五、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。玉璧作为中国古代最隆重的礼器,它的历史延绵了5000多年,具有沟通天地鬼神的能量。玉璧曾经作为礼器和祭器,用作祭天、祭神、祭山、祭海、祭河、祭星等等......玉璧镶嵌在脆弱的玻璃之间,被瞬间破碎的痕迹围绕着的玉石,就像诞生于能量极度爆发之时的虫洞...

当延绵了5000多年的玉璧汇聚为“星空”

松美术馆即将恢复展览“绿色”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。其中《玉璧星空》是《星空》系列的延续。在《星空》中,由于子弹的冲击而形成的中心是一片虚空的黑色,而在这件装置作品里,冲突再次被放大,加进了中国玉璧这个礼器的元素。玉璧是一种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状圆形玉器。玉璧最早产生于距今约五、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。玉璧作为中国古代最隆重的礼器,它的历史延绵了5000多年,具有沟通天地鬼神的能量。玉璧曾经作为礼器和祭器,用作祭天、祭神、祭山、祭海、祭河、祭星等等......玉璧镶嵌在脆弱的玻璃之间,被瞬间破碎的痕迹围绕着的玉石,就像诞生于能量极度爆发之时的虫洞...

松美术馆跨年展览“绿色”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。如果你正好在日落时分来到展厅,巨大的沥青地面散发出静默的光辉。反光的碎片,纯洁无暇。顶光洒下的光线,把人的目光拉向地面,迷幻而又肃穆。此刻的天空显得比大地更坚实...

不朽的弥留

松美术馆跨年展览“绿色”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。如果你正好在日落时分来到展厅,巨大的沥青地面散发出静默的光辉。反光的碎片,纯洁无暇。顶光洒下的光线,把人的目光拉向地面,迷幻而又肃穆。此刻的天空显得比大地更坚实...

2019年12月,赵赵在北京松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具有回顾性的展览,呈现了其过去三年间代表性的作品,展览名为“绿色”,既是阶段性的总结,也预示着全新创作的开始。原计划这场展览会在今年3月份结束,紧接着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的大展“白色”,是“绿色”的延续,也是新的开篇。疫情原因,在“白色”举办的同时,“绿色”也依然在持续,形成了彼此对应的关系...

“白色” 之于赵赵的无限可能

2019年12月,赵赵在北京松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具有回顾性的展览,呈现了其过去三年间代表性的作品,展览名为“绿色”,既是阶段性的总结,也预示着全新创作的开始。原计划这场展览会在今年3月份结束,紧接着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的大展“白色”,是“绿色”的延续,也是新的开篇。疫情原因,在“白色”举办的同时,“绿色”也依然在持续,形成了彼此对应的关系...

“我现在应该已经‘去新疆化’了吧?”在我们和赵赵谈到新疆时,他严谨地补充道。作为出生于新疆的艺术家,赵赵做了许多与之有关的作品,从2009年开始,他向当地人收集了1000把使用过的英吉沙刀,汇集为一件向公众展出的作品;2015年,他载着100公里的四芯电缆从北京运往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,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通电运行24小时;2017年,他把一只骆驼从新疆运送至北京,在充满现代气息的唐人展厅中生活10天……这次,他又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厅里,搭建了一座完全由白色的棉花组成的大型迷宫。此时,距离他最开始想用棉花这一材料创作已经过去了四年...

赵赵×崔灿灿:像面对明天一样空白

“我现在应该已经‘去新疆化’了吧?”在我们和赵赵谈到新疆时,他严谨地补充道。作为出生于新疆的艺术家,赵赵做了许多与之有关的作品,从2009年开始,他向当地人收集了1000把使用过的英吉沙刀,汇集为一件向公众展出的作品;2015年,他载着100公里的四芯电缆从北京运往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,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通电运行24小时;2017年,他把一只骆驼从新疆运送至北京,在充满现代气息的唐人展厅中生活10天……这次,他又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厅里,搭建了一座完全由白色的棉花组成的大型迷宫。此时,距离他最开始想用棉花这一材料创作已经过去了四年...

出生于八零年初的艺术家赵赵,在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成为了第一批需要习惯独处的孩子。他说他习惯了自己踢足球,自己看夕阳西下,他在地广人稀的边疆度过了他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少年。三年前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的作品《塔克拉玛干计划》中,赵赵好似还是那个笃力前行的少年——一个带着100公里的电缆驱车4000公里,为了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在空旷无人的沙漠里运行24小时的人...

赵赵:能预感到危险,才是锋利的

出生于八零年初的艺术家赵赵,在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成为了第一批需要习惯独处的孩子。他说他习惯了自己踢足球,自己看夕阳西下,他在地广人稀的边疆度过了他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少年。三年前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的作品《塔克拉玛干计划》中,赵赵好似还是那个笃力前行的少年——一个带着100公里的电缆驱车4000公里,为了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在空旷无人的沙漠里运行24小时的人...